歷史 | 1947年至今勞力士蠔式表帶演化史

2022年04月28日 16:26 來源:腕表之家 類型:轉載 作者:林北的表

在最早期的手表時代,很多廠商的盤面、殼、表鏡、表帶都是第三方代工的。包括勞力士。你會發現在60年代以前很多古董表都是皮帶,很少鋼帶款。因為當時鋼帶的制造成本其實非常高,有的離譜的甚至可以達到一塊表生產成本的一半或者是三分之一。最初的勞力士表帶是由 Gay Frères 代工制造的。Gay Frères是一家很有名的高端表帶代工廠。

Gay Frères 由Jean-Pierre Gay和Gaspard Tissot于 1835 年創立。起初,該公司為懷表制造懷表鏈,還有珠寶項鏈等。它還代工過PP、VC、AP皇家橡樹、百年靈子彈帶等等品牌款式。

百年靈子彈帶

勞力士從1930 年代和 1940 年代開始所有的表帶基本都是 Gay Frères代工的。并且在1998 年被勞力士收購,勞力士這一點很類似于蘋果公司,蘋果公司也是經常把為其開發技術、或者是代工的企業給收購了。成為自己產業供應鏈不可或缺的子公司

歷代蠔式表帶

如圖所示初代的蠔式表帶和百年靈子彈帶類似,初代蠔式表帶主要用在泡泡背和計時碼表。在1947年獲得了專利。初代蠔式表帶的設計和構造在問世后的 15 年里幾乎沒有變化,但在 1952 年迎來了一次大變化。初代的蠔式表帶的耳坎是筆直的,在1952年改變成有弧度的耳坎(弧口)。

如上圖所示,筆直的耳坎適合大規模量產,打上不同的Logo的就能給不同表款和廠商使用,最大的問題就是影響美觀和使用,可以看到筆直的表坎和表身不匹配。后來Gay Frères把筆直的耳坎換成了有弧度的耳坎更加匹配表身,耐用了而且更美觀。(專利號303005)

從 1950 年代初開始,勞力士蠔式表不斷發展,相匹配的表帶也在不斷發展。蠔式定位是工具表,最求的耐用。所以說蠔式表帶必須變得更耐用、更可靠。最直接、最有效的方法是權重增量。如上圖所示可以很快看出變化。最初的版本就是我們所謂的鉚釘表帶。所有的空心鏈節都是用鉚釘固定的,整個重量很輕,鏈節之間很容易藏污納垢。改進后,卷心節取代了空心節。第二個版本被稱為卷心表帶(包鋼、折疊鋼、卷鋼)。觀察圖片的側面,每一個鏈節都是由多重折疊的金屬塊制成的,更重更堅固。再一次的改變就是實心取代了卷心,第三個版本被稱為實心表帶。第三代更接近今天的版本。

看看任何一代的勞力士表帶,每一代蠔式表帶都有一個特定的參考編號,通常在表帶的耳坎上找到,不僅表明它所屬的世代,還表明它的大小。瑞士產的鉚釘表帶的耳坎會有編碼,其他國家產的基本上就沒有。

勞力士還委托瑞士以外的制造商生產表帶,以幫助降低進口到美國、英國和墨西哥銷售的手表的關稅。在扣子上標有“C&I”或“Hecho en Mexico” 。作為最著名的制造商,C&I 總部位于美國,從 1959 年開始在大約 20 年間生產了大量的代工勞力士表弟。這些表帶的空心鉚釘比瑞士制造的同類產品更薄,鋼的規格更輕更差。美國制造的手鐲的另一個缺點是耳坎沒有編碼,用久了非常松散。

Expanding links

Expanding links間隙很大

初代的鉚釘表帶還提供兩種結構,一種是我們常見的。還有一種就是Expanding links,(比如說 6634/6635/6636這些型號)。Expanding links很快被證明不如傳統的標準的固定鏈耐用,因此被逐步淘汰。

第二代卷心表帶出現在 1960 年代后期,比如說 7834/7835/7836這些型號,并且開始根據表殼制造貼合性更好耳坎。通過耳坎編碼使得人們可以馬上知道匹配的表身是什么。卷心和實心的表帶耳坎具有三位數字編碼。

傳統按壓扣

額外的固定扣

另一個重要的演變就是表扣。雖然按壓式折疊扣被證明既有效又簡單,但當施加強烈沖擊時,這種按壓式折疊口容易崩開,增加了不確定因素。因此,Submariner 和 Sea-Dweller 于 1969 年使用了專利表扣設計,在基本按壓折疊機構上增加了一個額外的固定扣,還隱藏了一個內置的延伸系統。發展到今天的 Submariner 系列和 Deepsea 系列都配備了帶 Glidelock 的蠔式表帶。

Glidelock

完整細分參考

更多鐘表歷史探索

請掃碼關注公眾號:林北的表

聲明:本文為腕表之家自媒體平臺“表家號”作者上傳并發布,僅代表該作者觀點。腕表之家僅提供信息發布平臺
為本文評分

最新評論

三BOSS
三BOSS

百年靈子彈連 真的很舒服

2022-04-28
00 -4-4

我來寫評論

我來寫評論
提交評論
下載APP
關注微信
分享到 更多
午夜dj视频在线观看免费_免费国产成人午夜视频_永久天堂网 av手机版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